个人中心
建筑俱乐部 首页 资讯 视频 查看内容

融:一个女设计师的建筑之道

ArMaster 2012-3-14 15:40 原作者: 优米网 来自: 优米网

简介 :每一个建筑对于她来说都是独特的个体,每一次设计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尝试,与环境对话、与生活对话,这就是她的设计之道。DNA工作室要做的是三个公建的设计,每个建筑功能不同。那么要怎么样表达这三个不同的功能? ...



每一个建筑对于她来说都是独特的个体,每一次设计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尝试,与环境对话、与生活对话,这就是她的设计之道。

徐甜甜的介绍
徐甜甜:建筑师;福建人。

  工作背景

  16岁保送清华建筑系,读完本科后顺风顺水地进入美国哈佛的建筑学院研究“城市设计”,毕业后进入波士顿Leers Weinzapfel Associates事务所,从事过最高联邦院等公共项目。

  教育背景

  ●清华大学建筑学学士,

  ●哈佛大学建筑城市设计硕士 。

  ●Design and Architecture Beijing Office (DnA _Beijing)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实践案例

  宋庄美术馆 双年展 -作品

  设计理念

  长白山公共活动中心:树、石头和桥,一场与自然的对话

  2007年6月,长白山地区。徐甜甜和一帮建筑师从长春经过10个小时的车程到了那里。“到了长白山你会感受到美的震撼,很有气势,有气场,连空气你都能分明感觉到和别处的不一样,是那么的‘清脆’、透明。走在树林里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那种感觉只有到了现场你才能体会到。”

  长白山管委会决定旅游开发后,在一座山的半山腰建设了白溪机场,并有一些配套服务设施跟进。由于这也是一个集群设计,来自各地的建筑师对自己所要设计的建筑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和想象。大连都市发展设计院的李院长临离开长白山前说:“大家都不要急着做决定,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我当时挺受鼓舞,因此才会有后来这些‘放得开’的建筑。”

  “对那里的开发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希望要做的是保护性的,而不是人为的假古董,最明确的一点是要把长白山的气势表达出来。”徐甜甜说能感受到大家想好好做的决心,而当她一进长白山,她要好好做的决心也下定了。

  DNA工作室要做的是三个公建的设计,每个建筑功能不同。那么要怎么样表达这三个不同的功能?“用了景观的元素。不是简单地从当地拣一个东西附于其上,而是从功能出发,分析功能的特殊性和表达力。探明功能对空间有哪些影响,挖掘空间本身的张力和性格。”

  徐甜甜希望他们的设计能和长白山的环境对话,从功能本身的性质出发用了树、石头和桥的形象。这些东西在长白山随处可见,再平常不过,徐甜甜说之所以用它们来表达是借用它们和建筑空间的共性。“这些都是一种借用,从根本上还是因为建筑本身的性质和功能与长白山地域的结合,也就是说它们受到长白山的影响。”

  这个项目,DNA工作室4个人参与其间。汇报时,由于没赶上飞机,徐甜甜迟一步到达。她还在前往现场的山间夜半一路颠簸时,长白山管委会正在听取工作室其他先到的三人的汇报,当汇报到一半,徐甜甜的电话响起,“管委会的主任问我什么时候到?”徐甜甜明显感受到了这位主任的激动,因为他被这个设计强烈地感染,急切想知道进一步的细节。“只有长期居住在那里的人才更能感受得到这三个建筑要表达的内容。”这些人就这样被“树、石头、桥”这些熟悉的物体打动了。

  一个建筑没有自己的性格,是对建筑表达力的粗野抹杀

  1997年清华大学毕业后徐甜甜攻读于哈佛,而后游走于美国和荷兰,直到2005年回到北京。对这几年国内业界的变化,她的感觉是形势的变化很快,需要建筑师思维灵活,能做出适时调整。“我觉得中国的建筑师很了不起,库哈斯都曾经说过中国的一个建筑师能顶好几个国外的建筑师。他们的知识面很广阔,反应速度快,当然设计深度可能不够。”

  现在,徐甜甜是这些需要反应灵敏的建筑师中的一员,“自己刚成立工作室时考虑的并不多,有些人几年前就想七想八地要做职业规划,结果到现在还没做。”徐甜甜笑言自己是属于无知者无畏,想的不远,从来没想过工作室要发展到多大规模,有项目做就挺幸福的,收获的快乐在设计上,也不疲于奔命。

  “出去旅游的时候我喜欢毫无目的地逛,不疲于奔命地去看大师的建筑作品,而是看街头的人,看他们的举止、讲话的姿态、表情。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表情。”徐甜甜拿自己开涮,“我觉得自己直到30岁以后才开始用功,以前一直属于高分低能式的,早晚要吃苦头补回来。”

  对于建筑,“其实我很反对建筑师本人的风格强加于建筑,每个建筑有自己独立的气质,能够反应建筑本身的内在性。功能和地段是建筑塑性最关键的两个元素。有的建筑让人看不清楚它的功能,到底是商场?还是电影院?还是图书馆?你可以说都是,也可以说都不是,我觉得这是失败的建筑。怎么样表达它内在的独特气质,我认为不是靠外部表皮的装修能做到的,空间和形态更有表达力。

  “从尊重建筑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在意建筑本身的内在性,还有环境的气场给建筑的影响。每个建筑有它的独特性,我不喜欢看见某个建筑就如同看到一个建筑师的名字。一个建筑没有自己的性格,是对建筑的表达力的粗野抹杀,把它放在哪个城市、哪个地方都没有区别。”

  什么是设计?

  徐甜甜回国后的第一个项目并不是宋庄美术馆,真正意义上的设计是一个4平方米的卫生间,就是由艾未未策划的金华建筑公园的小公共厕所。这个作品过程促使她思考“设计”这个行动。

  设计到底是什么?一讲到设计,马上令人联想到建筑的表皮、建筑的细节和装修。“‘设计’这个词是表象的,其实建筑师要做的最核心的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些办法有隔靴搔痒的,有一针见血的。很多时候大家以为设计就是表皮装修,雕琢、堆砌细节,实际上,设计是把表面似是而非的东西删简,深入核心问题。”

  那么公园内的公共卫生间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设计?表面上看,是一个技术化的处理,用一个简单的手法解决通风、采光、遮蔽隐私的功能要求,实际上对公共厕所的功能本身需要更加深入的研讨:公共厕所其实是极其私密的空间,一个公园里的公共厕所其实并不需要公共。这样的空间真正的挑战是如何做到与社会空间隔离,又能够接近自然空间。

  建筑归根到底是要回归到人,其实所有的设计最终都要归结到人,在这个问题上,DnA工作室在做探索。比如经常参加国际性的展览,在那些展览中,设计者可以天马行空地“放纵”一番,而不被既定的概念限制。“例如一个物件有多种使用可能性,如何发挥物件本身的潜能和使用者的主动性,这是我们要探索的,这种探索和建筑并不会直接发生关系,但具有前瞻性。”

  对于这种探索,徐甜甜并不认为是挑战,或者每一次的项目设计的突破都不算最有挑战,“最有挑战性的问题都是来自我的两个女儿,她们用干净的眼睛在打量这个世界,经常向妈妈提出各种‘高难度’问题。孩子的问题往往都是在追问真理。”当女儿告诉妈妈,最美的这张画是她闭上眼睛看到的东西时,徐甜甜感觉很受启发;当女儿因一滴酸奶掉到地毯上,说“对不起酸奶”时,徐甜甜觉得那一刻颠覆了自己已经习以为常的理解。

  徐甜甜:建筑才女缔造天地

  2005年9月5日

  对于徐甜甜(音译)来说,北京就像是一个偌大的建筑天地。她是一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建筑师,又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她的建筑行业生涯始于美国波士顿,她从一位女建筑师那里学会“怎样承受压力”。后来,她又转去荷兰鹿特丹。现在,她回到北京,经营起自己的公司。 创业之初固然艰辛,但奋斗的经历也让她明白,万事皆有可能。“有时候真的很困难,”徐甜甜说,“在美国,建筑项目大多经过精心策划。但在中国,很多项目前期准备不够充分,经常风风光光的开始,却半途而废。” 她目前有4个项目:两座戏院、一座零售商场、一座娱乐中心。此外,还正在策划内蒙古的一个项目。她说,建筑业在中国正逢红红火火之时,不过在建筑行业的蓬勃发展中,也存在许多潜在危机。 “人们还不清楚,好的设计需要时间投入,”徐甜甜平静地说,“有时候,人们竟要求3天内完成一个设计。这便是为什么好的设计在北京城内并不多见。” 徐甜甜觉得,自己成功的秘诀在于不断学习。 在建筑这个男性据主导地位的行业里,徐甜甜处事游刃有余。曾经有一次,她叫一名男建筑师完成一个“不落俗套的”设计,但那名建筑师对她的话不以为然。于是,徐甜甜坚持向他施压。她说:“我必须不断督促他,最终,我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她说,大多数时间里,她都不把自己当作是这个行业中的女人。“有时候,有人会对我说,‘你做的项目不像出自一个女人之手’。”徐甜甜说到这里,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下,接着说,“他们觉得那是在称赞我,但我却不这么认为。” (来源/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作者/阿米莉娅·纽科姆,节选自《四位改变京城的女性》)





76834697jw1dia8zbgbnvj.jpg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qdtianma 2012-12-11 11:27
dna

查看全部评论(1)

相关分类

公司产品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